中国环保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产业 > 法律法规
那一天,为何批复如此多CDM项目
2015-10-20   来源:环保卫视 编辑:AliCare   点击数: 次  

   “我们已经加班加点在加快批复项目的进度了,请各位多多理解。”在近日一次碳交易的研讨会上,来自发改委气候司一位主管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官员这样诚恳地说。台下,坐满了从事清洁发展机制(CDM)各个相关利益方——项目开发商、第三方核查机构、融资机构、咨询机构以及来自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排放权交易所的负责人。

  进入2012年,我国明显加快CDM的核准进度。截至5月28日,发改委通知领取批准函的项目已经累计达724个。“以前我们每月开会批复70到80个项目,最近半年来每月都要讨论通过约180个项目。”发改委气候司主管CDM的办公室一共4个人,已经属于超负荷工作状态。

  如此进度,还是不能满足企业追赶2012“末班车”的脚步。所谓清洁发展机制,它是根据《京都议定书》建立起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减排温室气体的灵活机制。它允许工业化国家的投资者在发展中国家实施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减排项目,从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以履行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中所承诺的限排或减排义务。

  而截至目前,我国成功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EB)注册的CDM项目达到2013个,占注册项目总数的48.47%,预计CO2减排量3.8亿吨,占注册项目预计减排总量的64.29%。过去几年里,中国一直是CDM的主要供应方。通过CDM项目,中国很多清洁技术项目也获得了可观的收益,甚至成为某些行业赢利的救命“稻草”。

  然而,好日子马上到头了。随着《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在2012年到期,依附于这个全球减排法律文件起到“过渡”作用的CDM机制,也面临着或改革或彻底终结的命运。此外,从目前全球气候谈判的趋势来看,即使CDM存续,由于国际对中国承担减排责任的呼声越来越高,被认为CDM最大受益方的中国将越来越被“排除”在CDM项目之外。这意味着,未来对于来自中国的CDM项目将接受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2012年以后怎么办?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孙翠华曾经坦言:市场发展不明朗,也很难说得很透彻。

  5月15日,来自发改委气候司、财政部、从事碳交易的相关企业以及学者一共二十余人,坐在一起试图寻找答案。这次会议也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组织(UNFCCC)和EB联合推出的全球“CDM政策对话”的一部分。UNFCCC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探讨和对话最终汇总意见,为CDM的未来寻找出路。

  从目前摆在UNFCCC台面上、来自国际社会广泛参与的针对CDM的修改意见来看,至少在CDM或者灵活的市场机制的延续性上,中国与国际社会的诉求是一致的。目前讨论的焦点集中在CDM是否延伸,承担更多《京都议定书》针对附件1减排国家减排之外的更为广泛的责任,这一点也是基于《京都议定书》在德班会议后名存实亡的现实情况,可能挽救CDM结束使命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2011年底的德班气候大会对“新的市场机制”做出了定义,这一机制“可能与目前的CDM机制重合也可能另起炉灶”,这虽然为未来的CDM机制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无论是否叫作CDM,CDM所涵盖的灵活的市场减排机制内容将在未来得到延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征稿启事|意见反馈|免责声明|法律声明|版权声明|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2010-2017 中环网版权所有  渝ICP备14001034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480号